欢迎光临东港市公安警务网!  今天是:
在线天气: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东港公安微博
 
综合新闻
您的位置:首页 > 综合新闻 

失散19年后,他们终于吃上一顿团圆饭

发布时间:2017-11-21 13:52:23   文章来源:中国警察网   责任编辑:东港公安局   浏览:(236)
19年前的农历正月十八,在广东深圳打工的张云早夫妇遭遇“晴天霹雳”:他们8个月大的儿子“三娃”被工地上的工人抱走。19年来,夫妇二人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儿子的下落,但一直杳无音信。

  今年5月23日,张云早夫妇来到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办,采集DNA信息,希望通过新技术找到亲人。在打拐办民警的努力下,张云早夫妇跨越19年的寻亲之路画上了句号。9月22日,一家三口终于团聚,看到已长大成人的儿子,夫妻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9月29日,张云早夫妇带着儿子驱车从广东回四川老家。10月1日,张云早84岁的父亲看到这个素未谋面、惦记了近20年的孙子,老泪纵横。今年的中秋节,一家人终于吃上了团圆饭。

19年前——

  8个月大的“三娃”被抱走

  1998年2月14日,农历正月十八,张云早的妻子胡君华在给工人们做午饭,顾不上照看刚刚8个月大的儿子“三娃”,便放他在一旁玩耍。此时,工人“妖么”主动上前帮忙照看。而等胡君华做完饭,却再也找不到儿子和“妖么”。

  1998年春节,原本应回四川老家过年的张云早一家因为工程款没有结清,不得不留在深圳的建筑工地讨要欠薪。

  张云早是一名包工头,没有要到工程款就没法给工人们结工钱。所以,没有拿到工钱的工人们便一同留在工地上过年。

  其中,来自四川的“妖么”便是张云早雇佣的工人之一。“妖么”是一名泥水工,当时张云早欠他300元工资。

  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办民警卢保磊介绍,经调查,没领到工资的“妖么”心生不满,在与工地上另一名工人饶某喝酒时,被饶某怂恿将张云早的儿子抱走卖掉。

  经警方调查,“妖么”将“三娃”抱走后,便和饶某逃走,并由饶某联系买家,最终将“三娃”以8000元的价格卖给了韦某,其中“妖么”分得3000元、饶某分得5000元。此外,韦某又向中间人韦某某支付介绍费200元。

  当天下午,张云早讨要工钱回到工地后,发现整个工地上都在找人,一问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人抱走了。那时,夫妇二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拨打了110。

  当时张云早所在的地区属于龙华派出所的辖区,派出所民警接警后第一时间出警,与张云早夫妇寻找“三娃”和“妖么”的踪迹。

  然而,天公不作美,傍晚时分下起了雨,最初是小雨,到晚上成了暴雨。“那场雨下得特别大,警察和我一起开车往深圳市区方向追,找了一晚上,也没找到踪影。”张云早回忆。

  随后,龙华派出所成立专案组,但因当时工地管理混乱,工人们都是以化名相称,“妖么”和饶某的真实身份无法查明,此案一直悬而未破。

潜逃19年——

  一听到警笛声就害怕

  “妖么”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?背后“出谋划策”的饶某到底逃到了哪里?

  19年来,张云早夫妇一边打工一边打听孩子的下落。他们每到一个工地便向四川工人打听是否听过“妖么”这个人。19年中,张云早夫妇几乎走遍了整个广东,还到广西、云南等地打听。然而,仅凭一个化名“妖么”来找人可谓大海捞针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张云早得知工友李某可能知道“妖么”的真实姓名,并在今年5月将该线索提供给警方。警方随后多次询问李某,最终李某吐露实情,“妖么”的真实姓名为王会建。

  警方立即排查,得知此人为四川省大竹县人。专案组民警赶到大竹县调查得知,王会建近20年来一直没有回过家。而伙同王会建偷小孩的饶某也是大竹县人,饶某在2004年因癌症去世。

  专案组民警继续深入摸排,得知王会建在广东省惠东县稔山镇有活动轨迹。9月13日,专案组民警赶到稔山镇,与当地民警一同搜寻王会建的下落。

  “到稔山镇排查王会建下落的那天,正好刮台风,我们连续排查了六七个建筑工地,衣服都湿透了,终于在一个小卖部得知,王会建可能在一家面粉厂打工。”卢保磊告诉记者。

  得到线索后,民警们直奔辖区内唯一一家面粉厂,在工厂车间内,看到王会建正光着膀子坐着休息。卢保磊上前询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回答:“我叫王会建。”卢保磊质问他:“不对吧!你应该叫‘妖么’!”王会建一听,拔腿就跑,卢保磊迅速将其制伏。王会建被擒后说:“能知道我叫‘妖么’的人,应该是为了19年前我抱走小孩的事吧。”

  王会建告诉专案组民警,这些年他没有结婚生子,当年偷小孩的恐惧一直折磨着他,经常半夜惊醒,“看到警察或是听到警笛声就害怕,就想是不是来抓我的。”

  最终,王会建、中间人韦某某及买家韦某均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“拐卖儿童会给一个家庭带来巨大的伤痛,我们必须严厉打击,对人贩子决不能手软,对买家也要依法追究责任。”卢保磊说。据了解,深圳市公安局2015年至今已帮助135个被拐家庭团聚,获得“全国打拐先进单位”等荣誉称号。

19年后——

  DNA寻亲帮助实现团圆梦

  回想起19年来的寻亲经历,张云早夫妇内心有千言万语,经历了无数次的失望。而19年中,每个节日、每年农历五月初四“三娃”生日的时候,胡君华都会多摆一副碗筷。

  这场阔别19年的团聚来得太不容易,而这也依赖于DNA技术。张云早夫妇一直关注中央电视台的《等着我》栏目,从中看到很多丢失或被拐的孩子通过DNA找到父母。

  今年5月23日,张云早夫妇来到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办,民警为他们提取血样,并将信息导入DNA数据库中。经过几个月的等待,张云早夫妇终于等来了好消息——他们的DNA被比中。“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真的不太敢相信。19年啊,儿子终于有了下落。”张云早说。

 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,“三娃”在五六岁时就听说自己是被拐卖的。后来有一对夫妇觉得“三娃”像他们丢的孩子,于是“三娃”的血样就被采入DNA数据库中,这为后来的DNA比对提供了条件。

  卢保磊说:“DNA寻亲已成为一种重要的寻亲方式。一旦亲人丢失或被拐,要第一时间到公安机关进行采血,通过DNA比对寻找亲人。”

  据了解,目前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已帮助4700余名被拐多年的儿童与家人团聚。目前,全国已有3300余家可收集DNA数据的采血点,这些采血点大都分布在各地县级以上公安机关,采血并录入DNA数据库是完全免费的。

  如今,“三娃”被打乱的人生重回正轨。因买“三娃”的韦某家境贫寒,“三娃”初一就辍学打工。在找到亲生父母后,他回到四川的一所学校重新学习。“我希望能够弥补这些年他所失去的,让他多学点知识,像正常的孩子一样。”张云早说。